什么样的职场人,才是猎头寻找的?(上)
来源:平地起直聘
2022-11-11
分享到:

  【平地起直聘讯11月11日讯】据教育部数据,2021年高校毕业生人数要达到909万,不知这些职场新人是否想过,“即使进入了一个好平台,在平台拥有的成绩,是自己成就了平台,还是平台成就了自己?如果你的岗位没了,你可以做什么?如果你的公司没了,你可以做什么?如果你的行业没了,你可以做什么?”

  

  做人才生意的猎头是市场天然的观察员。行业波动的周期愈发频繁,平台不够可靠,只有成为通才是真理。

  

  “有将近40岁的高管问有没有去大厂的机会,因为心怀‘大厂’梦,我问他能受得了领导比他小吗?他就沉默了。”作为七年的资深猎头,启墨源宏(北京)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马慧玲深知互联网大厂对求职者的诱惑,比小型互联网公司多数倍的薪资、更稳定的工作环境,能聚全社会资源的平台,即便对于中高层的高管来说,在里面工作看上去仍是光环,也有机会一展身手。

  

  但近两年来,除了渴望,马慧玲更从客户的言谈中感到焦虑。她今年在雍和宫旁边胡同的东雍创业谷里开了间咖啡馆,既是自己的爱好,从选咖啡豆到品尝成品,每个环节也能吸引一群有共同爱好的朋友。她一边接待品尝咖啡的顾客,一边约客户在咖啡馆里谈论招聘,解决求职焦虑和职业规划的事。2020年她的身边围拢了一票职场发展按下暂停键的高管,他们平时一起喝咖啡,谈论炒股、理财。

  

  这与社会大环境相吻合,据智联招聘《2020年雇佣关系趋势报告》显示,依照人才在市场上的流动数据,疫情后更多高学历、高年资的职业精英回流至求职市场。2020年上半年,人才市场本科和研究生的高学历求职人群同比增长12.6%和22.4%,而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求职者同比增招18.5%。

  

  “即使是大厂,如今招聘高管的机会也少,要求相对高。如果一个招聘职位放出来,一两个月甚至一年都纹丝不动,那很可能不是招不上人,而是没有这个空缺。相应的工作有人兼着做,只是放出来做人才储备,以备需要时更快招募到合适的人选。”马慧玲说。

  

  她发现,身在大厂之中的底层员工,也会被焦虑的情绪包裹。她有一位朋友刚进入某个大厂不久,小团队负责人评级失败,焦虑爆棚,要他们的微信24小时在线,休假也要参加会议,如果没有及时回复,直接言语激烈地公开批评,质疑员工没有认真工作。“开会时,领导大部分时间在讲自己当年多么卖力,严重影响这个朋友的工作效率。他想辞职,但没有更好的机会,裸辞不行,还有房贷,只能忍着。”

  

  这些萧索和焦急,令马慧玲想到2017年左右,房地产领域走向衰落时的情形。她在2014年开始做房地产方向的猎头,正是房地产行业的白银时代,各大房企各凭优势发展,除了龙湖、恒大、万达等巨头,还有不少小地产公司兴起,而像当时的巨头万达,业务触角可达影视娱乐等多个领域。

  

  所到之处,就把该领域头部企业的高管挖来。锐仕方达人力资源集团区域执行总裁兼燕郊公司总经理李婧已在猎头行业工作近10年,她记得当时的设计研发类岗位、有融资能力和从工程口出身的项目总最受欢迎。市场上设计研发类人才紧俏,尤其是老八校、新四所,五年制建筑学专业背景的人,一人难求。“企业招聘预算充足,猎头打地铺抢人。”

  

  行业兴衰与政策导向息息相关。2017年房地产过热,各地限购令频出,房地产行业萎缩,主动找猎头帮忙看机会的地产人增多。以往从985大学的土木工程系毕业,进入大型房产公司或设计院,成为最初级的土木工程师,踏踏实实干三五年小项目,把履历上的项目从小到大积攒起来,就可以平步青云的职业路径,变得飘忽不定。她见到许多设计院突然需要自负盈亏,管理者得自己找活儿,又不会与人打交道,陷入迷茫。

  

  那是马慧玲在猎头生涯里经历的第一个跨行业周期,房地产行业供求的衰减,传递到猎头公司里,过往的人脉和知识无用武之地,一些猎头也离开了自己的岗位。但房地产衰落前,互联网行业随着4G的普及,在2015年后得以爆发,互联网公司打破基础设施的壁垒,资本涌入,开始融合线上线下,向其他领域进发,掀起比房企扩张时更为激烈的“贪吃蛇游戏”。

  

  “那时开发人员能力说得过去,就能拿月薪过万,好的达到两三万,高一些的职位随便年薪四五十万,有的上百万,一般的小公司做到一个管理层才能达到这种水平。”马慧玲记得,猎头公司也纷纷选择拥抱新行业。国内猎头公司的职能也开始发生变化,以往企业招聘有成熟的战略规划,猎头有对应的人才模型,“照方抓药”即可。

  

  但从2015年以后,她有时看到企业的战略规划,发现企业需要各种人,但也不清楚这些人能做什么。猎头会先梳理他们的需求,甚至参与企业的用人决策,“有过一个刚拿到投资的老板,产品还在概念阶段,上来就要挖一个特别大的国企领导,且不说企业文化不同,他为什么要去呢?”

  

  看似同样的热闹,却有不同的门道。马慧玲告诉本刊,房地产项目属于重资产投入,方向明确,拿地就要拉人做,而如果效果不好,就暂时没有可做的了。而互联网公司因为依靠写代码,可以快速迭代,一个项目失败,可以立刻转身做另一个,成本可控,验证周期相对更短。周期更迭的频率越来越快。2016年是半年一个热门主题,2017年基本一个月一个主题,到了2018年已没有主题可言,很多公司都在花钱干相同的事。

  

  相应的人员流动也变得越发频繁。李婧告诉本刊,人员随着项目流动,互联网公司在2016年爆发后,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统计学、软件工程、网络工程、电子科学、信息安全等专业大热,而相比房地产行业的从业者两三年就跳槽,会被业内认为不安分,因为互联网公司的项目最短的只有几个月,这些人两三年跳一次是家常便饭。猎头的工作节奏也变得更为紧促。马慧玲说:“极端情况下,如果一个职位要找半年,可能需要职位的公司都没了。”

  

  直到2019年开始,资本快速烧钱的模式遇到瓶颈,大公司招聘变得谨慎,猎头公司也难做起来。资料显示,2020年以来,近六成企业提高招聘门槛,与四五年前不同,这一次尚没有新的模式产生,猎头们的生意也不好做。虽然大数据公司、人工智能、物联网等领域也仍是火热的行业,目前却仍处在等待5G像4G一样能带来奇迹的阶段。

  

  只有大厂的基础岗位在不断招人,猎头们看到,大厂对于技术人员的要求,除了985、211高校硕士学历的硬性标准,应聘者普遍要在35岁以下,且有冲劲、不惜劳力。而当猎头们看到从底层冲杀出来的高管们当前的境遇,他们看到2020年高校毕业生达874万,再创历史新高。

  

  据教育部数据,2021年高校毕业生人数更要达到909万,他们不知这些职场新人是否想过,“即使进入了一个好平台,在平台拥有的成绩,是自己成就了平台,还是平台成就了自己?如果你的岗位没了,你可以做什么?如果你的公司没了,你可以做什么?如果你的行业没了,你可以做什么?”


欢迎关注微信订阅号“平地起直聘”,下载“平地起直聘”APP
责权声明:本文表述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平地起直聘(pdq365.com)无关。
未经平地起直聘(pdq365.com)同意,不得转载引用其任何招聘信息及作品。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侵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APP

安卓

IOS